中山医科大学《家庭医生》医学整形美容医院做面部自体脂肪填充,术后面部皮肤松弛、凹凸不平,简直毁容了

  • 广州
  • 中山医科大学《家庭医生》医学整形美容医院
  • 面部自体脂肪填充
  • 脂肪填充
  • 收藏: 0
  • 浏览: 65
  • 回复: 0
美丽76295858

美丽76295858

2021/10/23 15:58

我是一个饱受整形手术摧残的女性,原因是因为两侧脸不对称,右侧小于左侧。口不歪眼不斜,触感肤色也都正常。 在二十多岁时候选择了英杰尔法勒的材料在右侧充填,效果是很对称了算完美的。过了两年长智齿,口腔发炎面部也肿了起来,消肿后嘴角有个鼓包,经检查里面就是材料,大夫建议不用处理,就这样一呆就是十多年。如图:





近几年美容整形业大力宣传英捷尔法乐、奥美定这种材料导致皮肤腐烂、自体脂肪的充填之类的视频片,我注射的材料虽没有出现溃烂的状况,但是嘴角边这个鼓包也是个心病,会给人怪怪的感觉。也就心动了,想把鼓包的材料取出去,顺便把所有材料取出去,换成自己的脂肪重新充填一下。于是在2014年3月7日进行了材料取出手术。 材料取出后照片如下:



材料取出后,我又来到广州市 中山医科大学《家庭医生》医学整形美容医院,与院方达成了共识,就是在现有基础上做自身脂肪充填。但是先让修养一年后再来充填脂肪,说这期间里面产生的疤痕有个自愈过程,皮肤也会变得松软松弛,才能往里面放脂肪。(其实取材料的事情是先来家庭医生这咨询的,一个叫陈果的助理接待我,火急火燎的督促我赶紧交费拍片子,说里面的材料有毒,而且还说我给我孩子丢人,孩子在同学面前都会抬不起头来。我很反感她那样,不经意间看到一穿住院服说话北方强调的老乡,她领我直接面见了黄院长,当时黄院长说腮骨部位皮肤薄怕把皮肤扯坏,就打算把腮骨那块材料要留下,我心想既然做一次手术,就不想故意落下那点遗憾,于是选择了在其他医院取材料,取材料的开口是在发际线里。)言归正传,来看看《家庭医生》这个医院的介绍是不是很对口:baike.sogou.com/v716550中山医科大学《家庭医生》整形美容医院。





高兴呀,满怀着希望,等待着一年后用自己的脂肪做充填的美丽重现。 因为刚做完手术,皮肤会黏贴在一起,需要经过时间,皮肤会自己修复的松软,松弛,松弛后里面就能装多脂肪啦! 《家庭医生》这样说,我认为也是这样的。



2015年8月26日盼来了第一次手术,等于养了一年零五个月。《家庭医生》的黄院长让聂主任给我做脂肪充填,用的是叫术后镇痛,八百多一针的,就是上了手术台进行抽脂肪时候会睡觉,被叫醒后我听到抽脂肪的胖男孩说 :可能没达到聂主任要求的量,我和另外一个小护士说再继续抽吧,他说不用了。 一会儿聂主任来了,问多少脂肪,抽脂肪的人说将近8ml。充填完后抽脂肪男孩说聂主任给我把轮廓充了出来,养着看看后面的情况。就这样第一次手术结束了,过去复查时候我就看到 下颌骨部位有一条宽沟是空的,没有放脂肪。第一次充填后效果如图:

自拍的正面照,聂主任给充填了一条肉眉棱骨出来,下巴的右侧也鼓起了一块肉,抽脂肪的男孩说这是做了轮廓出来,结果是脂肪都保留存活了下来


以上照片是自拍的侧面照,看看手指的位置皮肉有多松弛吧,这个部位将近2lm的宽度没放脂肪,就是空的洼的。因为在这部位前边也就是嘴角下边下巴右侧那充填了一条鼓鼓的肉,后面却没放就更加显得有坑了。我期待了一年半,结果还是不敢见人,在这期间我专门找医院说男孩抽脂不够量,导致下巴后侧将近2lm是空的。黄院长让一个被称为杜主任的女性给我做思想工作,就是让我接受这个空着的地方不能怪他们。我沮丧也没用,就等待第二次充填吧, 过去仨月了,去问院长要不要充填,她说还要回去继续养,然后又过去了半年,又去问院长,院长又说继续养,说你现在非要充,也行,去交钱就充,没人给你白做。好吧,我再继续养,因为一直说养的久皮肤更松弛就能注射更多脂肪进去~~~

在这期间,我困顿,挣扎,在第一次充填后,我煎熬的差点崩溃,一个雨天,在阳台大叫了两嗓子,脑袋涨的不能自已。孩子拉我出去散步、谈心得到了缓解恢复了正常。 因为充填完抽脂部位3个月才完全不痛,面部完全消肿也要2个来月。那种煎熬真是无法用言语表达,只有亲身体会的才能懂得。


2016年7月30日,进行第二次脂肪充填,是黄院长亲自做,那是一个周六,我还很不落忍的说成是因为我周六都来上班了。她是一位60多岁的女性,是我的父母辈分,我敬仰她,一个女人,有事业,还是帮人们完成美好心愿的行当,我认为她达到了人生的高境界,属于德高望重类型的。我啥也没多问,就听话的又上了手术台,这次抽脂肪的又换了另外一男生, 黄院长来到我身边准备手术时候,问男孩有多少量,男孩说5ml,我心里一颤抖,针管的5ml是多么的一点呀,光太阳穴部位、聂主任上次落下的部位,这俩部位就得要多少?? 我当时刚睡醒感觉很虚弱无力,也没吱声,只有接受,看以后的状况。看第二次上手术台前照片:


以下是手术后躺病床照片:


第二天输了一次药水,就放我回家了。到了7月5日,下午出去了一趟,回家面部就刺痛,院方人员让明天去医院。起早就赶了过去,拍照,抽血,量体温等等折腾大半天,下午时候输液了。面部已经肿成了鬼。可怕的照片,我已经没有保存了。 嘴角处和耳朵前方两个地方鼓起了血包,于是他们给刺破抽血。可恨的是,可恨的是,抽完血以后他们只稍微覆盖了一层纱布,还是我主动说应该压住伤口的!!然后他们给我套了一个头套,就是从头顶套下来然后兜住下巴的一个套,到了晚上我的脖子被勒的肿了,开始咳嗽。于是自己找到值夜班的护士摘掉了头套,要了长绷带把伤口地方压了一下。后来我想了想,这是不是属于往外面挤血?那时候面部还有严重的炎症红肿的呢,再加上一个那个被刺破的血包刚抽出了血水的口,这样用头套使劲的勒紧,操作正确吗???是不是更加促进血液往破口的地方流?自从我让摘掉了头套,他们就没再让我继续戴头套了,后面就都是针对伤口进行堵压的。即便是我做了这样的提醒,后面还是抽一次养一半天,然后又继续抽, 就这样断断续续的抽了不下五次。难道这些称为大夫的人,真的连个正确安全处理伤口的技能都做不到吗?如图:


难道只有自己的肉才懂得疼吗?其中一次抽血,院长用一个很粗很粗的大注射器管操作的,我说抽出来的比注进去的都多了吧?院长嗯了一声,我想说这些年长有阅历的大夫啊,第一次抽完血没压死伤口,松开的早,又鼓起来,当成试错的过程有情可原!可是为什么以后不用心在伤口上做正确的处理,还四次,五次的没完没了的抽?最后一次抽血,我给黄院长作揖,我说求你了黄院长,不要再抽了,那个鼓着地方本来就是高,不是血水了。她才停了下来!!不是你们的血,流多少都无所谓,我的血抽出去的多,亏空就越多坑就越深越大,可是往里充填脂肪你们怎么那么小气啊??

感染住院期间我也曾问过一个女客服,为什么给我备的脂肪那么少啊?我养了一年为的就是多放脂肪啊,皮肤这么松弛了。她说因为抽脂肪都是需要花钱的!你们院方怕抽多了脂肪给人家免费减肥,但是最起码应供应的剂量也要达到吧?我抽一次才5毫升,两三个月光吃不敢运动,反倒一下胖的不到5斤啊! 第一次抽脂就剂量不够,为什么第二次还更少了?我那么努力的反应的那条没脂肪的宽沟,你就都当什么都没听见什么没看见吗?

以下是抽血后变好看的样子:


看到下颌骨这里伤口下面那条鼓鼓的肉岗了吧?这就是充填了第一次落下的那个宽沟,没有衔接好,由一条宽沟变了两个小小的沟痕。




最后这张最清晰,是在照相馆办理护照的照片。

就在今年的6月1日,与朋友一起去到了医院,找院长问下看看这个脸怎么办,她说把左侧好脸打瘦脸针,缩小与右侧的差距,我是立刻拒绝这个方案的。我说我就依靠左侧的好脸活着呢,而且应该是让坏的变好,而不是让好的去迁就坏的一方的。然后院长又说也可以不再治疗就这样呆着了,我说我的脸有存活的条件,给点脂肪就留住了,不甘心就这样放弃啊。然后院长和她的客服一起说可以养到明年,也就是过了春节再去充填。

话虽这样说,我们终究要找出原因才便于以后正确的操作,毕竟手术两次了,不仅没好还多了一个死肉坑出来。我和同行的朋友说这次注射5ml,量太少了。院长笑嘻嘻的说不可能吧,让人拿过来了一张表单,上面写的是50ml,我一个没有巴掌大的半边小脸,里面还有很多材料,大面积不用充填还能用50毫升?这个谎也太离谱了,两次手术我都是在手术台上,亲耳听到手术大夫手术前问抽脂的人是多少量的,第一次是将近8ml,第二次是5ml.以下是春节前与黄院长的手机短信互动:


黄院长说大酒窝好漂亮,我很想问黄院长,你怎么不弄个这样大酒窝给自己?你喜欢无辜的脸上多出来一个大死肉坑吗?而且是无数次的用大针管强忍着疼痛抽血弄的!




当面分析下原因医院都不能坦然对待,你们微笑平和的背后有一颗多么凶狠的心?轮廓在第一次充填时候就撑了出来,却在第二次该放量的时候不放量!往外抽我的血却大方轻松的不得了,还想在我好的半边脸上做文章,还想让我把好脸打瘦脸针!让好的一侧脸变小,就能把搞坏的坑变平吗?这样黑着心赚来的钱心里坦然吗?

其实我是抱着再继续手术的心去的,因为脸上又多了这个死肉坑,而且这个死肉坑肯定是无法恢复正常了,也没医院肯接受这个烂摊子了。朋友说既然你们也承认这次手术失败需要双方承担,你们也有责任,但是目前不管是从经济还是精神病痛都是我们自己担当着的,于是与院长直接说下次手术费按规矩只需2K了,能不能把手术费免掉?院长说没有免费这一说,至少要1千元以下开包费,朋友问千元以下是多少?客服说需要计算后才能得知。其实我们做的就是要花钱的事情,就不怕花钱,大头都花了更不怕再花2千元.关键是想看到院方的用心和担当!而不是三番几次的傻逼一样,带着钱去反复的做有害无益的手术去啊!人们都说动一次手术伤一次元气,真是那样的,每次手术都要半年以后身体才有力气,而且感到自己气息很微弱,睡觉枕头低了心里就怕一口气上不来会不会死过去。

想到院方在供应脂肪剂量不足后的变造、导致坏处没修好还增加一个坏处、到最后不用心把坏的修好反倒想把好的一侧脸搞小,而且对坏的结果一点都不想承担责任,心里一下就很怕。于是我和朋友找到了广州医疗调节委员会,希望有个相对公平合理的方法,但是院方拒绝调解,说他们没有过错,说既然我也要求复印了病例,就随便我怎样好了!就这样,应朋友的建议我又到卫计委进行了投诉。我不求医院有多高的医德,但是也不要对人缺德才好吧?

2017年6月27日下午五点多,卫纪委来电话,说与院方了解了下,院方的俩大夫都具有合格的资质。总之投诉也是白投诉的。

我也曾想着豁出去了,就再花钱把自己交给她们,上初中的孩子不让了,她说已经历了那么多,明明知道了结果,还继续那不是故意送死去了。可遗憾是,眼看着放了脂肪的地方它就存活了留了下来,可是自己又无法放脂肪进去,叹息,惆怅,无奈无助~~

希望看到我经历的人,想整容的人引以为戒,在手术之前,一定要理智行事。一旦踏入这个门槛,有什么样的苦果,苦果什么时候吃完都是未知的。 我之所以进行这样手术,是总感觉自己嘴角有个鼓包,有点另类似的,没想到现在却搞成了更加另类了。 然后,请动动您的手指,转发出去,让更多的人知道,注射过材料如果没不良反应并不可怕,可怕的是被跳井挂住下巴,不得已没完没了的去反反复复的做手术啊!


0 条评论

请先 登录 后评论

powered by zm91.com 2009-2020 真美社区

免责声明:本网站部分内容由用户自行上传,不
代表本网站观点,如发现侵权行为或权利人发现存在
误传其作品情形,请及时与本站联系